很久沒放山難記錄了~~

今天來回顧一下~ 2004年7月的重大山難....


適逢敏督利颱風過境.....


A發表:
2004南三段山難簡記 (非官方版),
正式搜救始末請以官方版為準 (日期與K數仍須由官方版確認)
以下文章由知內情的山友轉述
無法100%正確,但與事實高度切合

隊員共5人
甲:領隊兼嚮導(高縣登山會總幹事,南搜成員) 7月3號失蹤至今。
乙:死亡
丙:失溫狼狽被救出,在郡大林道上被南搜找到
丁:將完成百岳
戊:將完成百岳

乙丙丁戊4人,中美和石油化學股份有限公司同事
此行程6/23號南三段入山,9天行程,每人隊費6000元

6/24● 行程第2天乙跌倒(沒有很嚴重,還可以走)
6/28● 6/28 甲打電話回家報平安,甲之妻告知有2個颱風。隊伍開始趕進度。
7/01● 7/1 颱風來,暴雨,乙不會走了,在無雙部落附近倒下。
7/01● 無雙部落:丁、戊由無雙部落一大早先往前走(帳棚及炊具由丁、戊背負)
7/01● 無雙部落:甲、丙幫忙乙行走至無雙吊橋附近(叉著他走)。
7/01● 無雙吊橋附近:甲幫乙、丙安頓好之後輕裝追趕2小時追上丁戊(約郡大林道42K處)。
7/01● 郡大林道:甲追上丁、戊後,3個人煮麵吃,甲吩咐丁、戊不要再往前走請等待,因為乙、丙情況不好。
7/01● 無雙吊橋附近:甲回去乙、丙處,搭設緊急營地,甲乙丙三人就在緊急營地躲了2天,下雨不停。
7/03● 無雙吊橋附近:2天後乙情況惡劣,瀕死,甲請丙先出去求救。
7/03● 無雙吊橋附近:丙出發求救。
7/04● 無雙吊橋附近:又隔一天,乙情況更糟,甲按耐不住衝出來求救,食物、睡袋都留給乙。
7/04● 郡大林道:甲43K碰到丙,問為何在此,丙答迷失一天。
7/04● 郡大林道:甲很緊張,安頓好丙,交代丙別再移動了,待在原地待援,但若你情況好,要回頭照顧乙。
7/04● 郡大林道:甲趕出求救,從此失蹤。
7/05● 郡大林道:丙等了一天看到直昇機,以為甲出去求救成功已吊出乙,僅留下他一人,故丙續走,一天後在郡大林道約40K處被南搜找到,狀況已幾乎失溫,恍惚被護送出來。
7/07● 無雙吊橋附近:南搜發現乙,乙爬行距離緊急營地30幾公尺處,已死亡。
7/10●南搜將死者抬至郡大林道上由直昇機載走。
● 丙得救後知甲亦失蹤,可能已死亡,跪地嚎啕大哭。

7/01● 至於丁、戊:與甲分開後並沒有等待,自行下山,在郡大林道相約的包車有來,
那時郡大林道尚未斷,丁戊順利下山。
丁、戊到水里飯店住一夜,此夜暴雨,郡大林道坍方,9K之後路完全中斷,
林道數十處坍方嚴重,許多坍方長達百公尺,
連高繞都相當困難(37~43K坍方尤其嚴重)。

7/02● 丁戊隔天回高雄,丁、戊下山後第二天才通報山難。



A提修正:
1. 乙死在郡大林道47K,死因是失溫。 
2. 帳棚有2頂,分別為丁戊背負 
3. 丁戊在此次行程中完成百岳 
4. 爐子留在乙處 
5. 是「中美和」石油化學股份有限公司,不是「中美合」 
6. 甲南三段已走了數次,甲追趕丁戊2小時是在郡大林道上追趕 




B發表:

身為乙丙丁戊二十多年的同事及十多年的登山伙伴, 此次山難 
確實讓人悲痛萬分. 以個人對丁戊的了解,他們決不是臨難棄友 
人於不顧之輩. 山將是他們心中永遠的痛, 期望眾山友們不要以 
訛傳訛, 在了解狀況後, 助他們一臂之力走出陰霾, 不勝感激. 

此篇2004南三段山難簡記 (非官方版), 自述「無法100%正確, 
但與事實高度切合」,雖曰「正式搜救始末請以官方版為準」, 
但一些不正確的敘述, 對當事者已造成永難弭平的傷害. 

以下就是個人親身接觸到的事實陳述, 由各位山友自行評斷: 

6/29 登東郡大山後,丁與本人通話,當即告知颱風接近,預報 
7/2 中心在高雄近海,需儘速下山,當時丁並不知有颱風. 
7/1 丁戊於傍晚於郡大林道與包車司機會面後,丁與本人通話, 
告知嚮導要其先出來與包車司機會面 (原定7/2會面,因颱風於6/29 
聯繫提前一天),第二天再上山接應其他三人. 詢問其原因, 
曰嚮導說乙有一些狀況,甲丙會在後照顧,行程落後其約三小時 
應無大礙. 且曰消防局因颱風曾聯絡山岳會詢問該隊之狀況, 
山岳會已回報兩人下山三人次日下山. 
7/2 丁戊與司機再至郡大林道32K處等待,傍晚時打電話告知本人 
等不到人,因該日中午起中部豪雨不斷,電視報導信義鄉成災, 
故要其迅速退出林道.據告沿路不斷清除落石方得下山.由於山會 
救援人員已至,且需銷假上班,故於當晚方始南返. 
7/3 救援人員至郡大林道,但於5K處遇坍方無法進入, 
乙丁戊三人經常結伴參加高雄台南山社之活動,腳程均甚佳, 
乙平日之體能狀況在丁戊之間,故均認為應可在43K工寮避風雨, 
但7/6 經丙告知乙之狀況危急,丁戊悲痛莫名,7/7-10均陪伴家屬 
於信義與南投等候消息. 

個人對此一行程並不熟悉, 山友或可由時間點及距離來研判簡記 
所述各點是否合理. 個人的了解是: 
1.雙方分手之處應在無雙部落之前: 6/30上午登無雙山合照後,丁戊 
走在前,預定在獵寮營地(?)中餐,但久候未見甲乙丙. 後甲到,曰乙有 
些問題會慢到. 因已約司機提前7/1到,故要丁戊先走與司機會合後, 
隔日再回來接其他三人. (羊帽:這一段敘述和樓上 JimmyLin 不同) 

2.7/2中午過後中部山區方開始下暴雨 

3.通報山難應是山岳會通報,且7/2山岳會已派員至信義,當時並不了 
解實際狀況且照原行程是7/2下山. 

此次山難感謝南搜隊員與信義消防隊的鼎力協助, 同時也誠摯 
祝禱奇蹟出現,嚮導能平安歸來. (完) 


C發表:
以下是我此次參與南搜的搜尋行動一些小小感想,不能代表整個南搜(非官方版)
這位失蹤的領隊,照顧同行從無雙山下來摔倒的另一位山友,這位山友,可能因摔倒而引發舊疾(脊椎方面),致使行動越來越慢,大家從無雙山收聽到廣播有颱風的消息吧,縱使受傷,也是要走,好不容易撐到郡大林道45k處(算是假林道,還沒到郡大林道),體力不繼,加上失溫,領隊叫同行另一位山友先走,順便求救,自己則留下來陪這位失溫的山友,後來,先走的這位山友,路況不熟,以致於拖延一天,也沒走出去,相反地,又折返原路,遇到了這位領隊,領隊看這位受傷山友可能再撐也撐不了多久了,自己則留下了裝備(露宿袋,睡袋等)給這位山友,自己出去求救,殊不知,兩個人就這樣遇到了,並在工寮休息了一晚,領隊告知這位山友,另一位山友的情況,言下之意,假如體力許可的話,可以去看他(最後一面),不然,則留在工寮休息,領隊自己則是先出去求救,這位山友,在休息了一晚之後,感覺體力有所恢復,自己試圖的走出這個林道,在19k處遇到了搜救人員,從搜救人員得知,領隊並沒有跟這些搜救人員遇到,得知了這個消息,便告訴搜救人員,在上面還有一個人等待救援,並且展開這次的搜尋行動,可是,找到那位失溫的人員時,已經氣絕多時,研判是失溫,對於領隊的搜尋,大家都找不到,就這樣,一直到現在....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    我  是  分  隔  線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山難原因:
○天候惡劣....
 登山:入山民眾計三六○件、二、七八五人,
 其中已聯絡就地避難者,計六件、四七人;
 經勸離已下山者,計三五一件、二、六七五人 
 尚未聯絡上者,計四件,三十八人,積極聯絡中


○拆隊不當:
  1. 拆隊後兩隊應皆備迫降過夜之能力,但帳篷皆在前隊。
  乙為失溫而死
  2. 沒有無線電,兩隊間無法通聯

 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補述....
有人問我拆隊的事情....竊以為~
山上該不該分隊走並沒有定論, 
有時候分隊走比較好有時候一起走比較好
端看當下的情況與隊伍結構來判斷
所以上面我並沒有提及是否不該拆隊...
但有兩個重點:
1.拆隊後兩隊的迫降與飲食能力(若有迫降或拆隊後需要過夜的可能時需特別注意)
2.拆隊時隊伍人員是否知情~尤其需領隊的同意~不可(私自脫離)=(拆隊)=(脫離隊伍)
否則很容易造成其中一隊的窘境或事故發生後各說各話的情況...

創作者介紹

牧葉的窩

nora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